第2615章 守城将

        “好了,搬金币吧。”

        陆云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又扭头看了一眼鹏东:“鹏东,你跟我过来一趟。”

        那些甲士们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很快,他们就被眼前的黄金吸引了全部的目光,自然也就不再想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了。

        陆云跟鹏东两个人出来,他们自然也没有关心。

        出了洞口,鹏东才轻声说道:“陆哥,怎么了?”

        陆云瞄了他一眼,之后微微一笑说道:“我怎么想的,你心里应该非常清楚不是么?”

        鹏东赶紧要解释,陆云却一摆手说:“咱们相处这么久了,我也不瞒着你。”

        他把自己上半身的衣服打开了一些,让鹏东看。

        看到他腰上的黑点,鹏东边有些狐疑:“这是……”

        “诅咒。”

        陆云揉了揉鼻子说:“我的暴虐有时候是受到它的影响到。”

        “额……诅咒?那……那你的心智岂不是?”

        陆云摇摇头:“当然不会,我不会让它完全控制我的心神,我是这么想的,这次咱们解决了龙族的事情之后就马上出发。”

        “我要去解决我身上的这个诅咒。”

        “啊?去哪里解决?”

        “九幽地狱!”

        陆云笑眯眯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九……幽地狱?”

        听到陆云的话,鹏东只觉得头上一下子冒出了一层的冷汗。

        因为九幽地狱可是最恐怖的地方,传说那地方恶鬼遍布。

        去地府,这家伙……

        瞅见鹏东满脸紧张的神色,陆云哈哈大笑:“怕了?”

        “怕个毛!”鹏东使劲的在自己的胸脯上拍了拍:“胆子大,不怕!”

        “好,行了,现在你心里的疑惑解决了,去监督他们吧。”

        人不足蛇吞象,那些甲士也是一样的。

        毕竟面对这么些足以让他们几辈子怎么消费都消费不完,让他们足以在这片大陆上任何一个地方横着走的金币,这些甲士难免贪心不足。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可以改变人的命运,让人走上巅峰,从此摆脱百分之九十九的烦恼,一个是权,另外一个就是钱。

        而现在摆在这些普通甲士面前的就是钱。

        他们肯定想要往多了拿。

        不过他们必须有量,不然他们就会被贪念吞没。

        当然他们拿多少本来对陆云来说都没有影响的,但问题是这只精锐还要把其余的金币带回去,龙斩他们可不会让这些甲士得了便宜。

        鹏东答应了一声,匆匆的朝着里面跑了了进去。

        他呵令道:“所有人听令,你们只能带走一波,不管你们带多少,出去之后,剩下的钱就要全部运回龙族!”

        众甲士对陆云那是心服口服,现在岂能违背他的命令,当下纷纷答应。

        随后,他们把第一笔钱藏了起来,再之后,就是往独角马上搬运金币。

        一切都搞好之后,他们就直接往龙族生活的地方而去。

        当然因为损失了这么多人手,陆云和鹏东便可以变换身形,伪装成一些甲士的模样。

        他们可以跟在大军的后面或者插队在中间。

        大概几个小时后,他们众人就到了龙族之城的脚下。

        就在他们准备进去的时候,镇守城门的龙族守卫却将他们全都拦了下来。

        “诸位将士,烦请你们绕道的西门吧。”

        他们现在走的是东门。

        东西两门间隔百公里,绕行只会拖累时间。

        而这些甲士本身也都有些疲惫不堪了,让他们绕行,众人自然不悦。

        于是代理将军便呵斥道:“我等奉命回来,为何让我们绕行,莫不是要为难我们?”

        守门甲士当然知道眼前这些人回去是功臣,他又不是傻子,怎么敢私自嘲弄对方?

        他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将军误会了。”

        “那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龙琪小姐今天在天门关办招亲典,这边戒严了。”

        招亲典?

        陆云不认识这个龙琪,只是听到这些人这么一说,他的眼珠子就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但因为这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是龙族精锐中的精锐,这些精锐训练极其严格,根本不会出现交头接耳的情况。

        陆云当然也知道这个事,所以他虽然好奇,但是去没有多问。

        一切就等进入城中之后再说。

        没办法,这些权贵们做事,即便是普通的甲士立下赫赫战功,也许要绕道而行。

        代理将军这会也是无话可说。

        随后他便对守门甲士拱了拱手,换了方向出发。

        好在这些甲士急行军的速度非常快。

        只不过随着他们绕道而行,独角马显然有点吃不消了。

        毕竟驮着这么一车,一车几百斤的金币,对它们的损耗非常大。

        为此,众人只能带着这些独角马走走停停。

        终于又过了七八个小时,他们才到了西门。

        但和东门的守门甲士不同,这里的守门甲士的将军是守门将龙瀚。

        龙瀚这个人是龙族左迁堂堂主龙彪的堂弟。

        借着这层关系,他十分的嚣张跋扈,根本不把除了手握重权之外的任何龙族人当回事。

        而且这家伙还特别嗜酒。

        喝完酒之后,人就会变得自以为是,喝酒之前他至少还知道自己是龙族的,但喝完酒之后,龙族都是他的。

        正巧他今天还就喝了很多酒。

        这会,在门楼之内,十几个穿着薄纱的少女正依偎在他的怀里,有的则在他的后背上蹭来蹭去,蹭来蹭去。

        声色犬马,他现在逍遥的像是要上天一样。

        但就在他正嘚瑟的时候,一个甲士就匆匆的跑了过来喊道:“将军!”

        龙瀚最讨厌的就是他享受的时候,有人跑进来打扰他。

        霎时间,他的脸色就难看了下来。

        提起一旁的鞭子走过去,就对着那报告的甲士的身上狠狠地抽了一鞭子,同时大骂道:“他妈的,我跟你说了吗?今天不准打扰老子!”

        紧接着他又是一鞭子打了下去,打的那甲士连连惨叫了好几声,等到他心情舒畅了之后,才将鞭子丢到了一边说道:“说,什么事?要是没屁事,我他妈的接着抽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