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在线阅读 - 第49章 白妃和狂徒在颠颠疯疯呢。

第49章 白妃和狂徒在颠颠疯疯呢。

        林家得知林宵宵因是灾星的缘故被关进了大牢,脸子都变了。



        从林老夫人到林泽尧,个个铛啷着大驴脸。



        “整日病病歪歪的,生的孩子也是个灾星。”林老夫人翻白眼,斥责:“一天天的,心里没点数,把那死丫头往宫里带什么,现在好了,摊上大事了吧。”



        林泽尧只觉虚惊一场:“亏得没上族谱呢,不然……”



        “不然什么?”孟知微冰锥的眸看过去:“不管上不上族谱,她都是你的孩子,难道不是么?怎么?你不想管?”



        林泽尧呼吸都重了:“管?你让我怎么管?冒着杀头的危险求皇上?”



        “为了这么个无足轻重的东西,你想赔上林家么!”在利面前,林泽尧便露出了丑陋的嘴脸。



        林河星抿着唇,自打孟知微晓得他的身世后,便对他十分冷淡。



        林松风攥攥拳:“母亲,林家发展到今日不容易,请母亲有大爱,妹妹若真的去了,林家仁善,必定会给妹妹一个盛大的葬礼。”



        “无足轻重?”



        “葬礼?”



        “呵,我要的是个活人。”孟知微扫过这群恶心的嘴脸:“想办葬礼?等你们死后会有的。”



        管家进来了,身后跟着孟家人,孟北言关切的看向孟知微:“小妹,我同关押宵宵的人有点交情,准许我们前去探望。”



        孟知微喜极而泣:“真的?太好了。”她激动的直搓手:“我,我给宵宵准备些她爱吃的,还有被子。”



        说着说着掉下眼泪:“她那么小,牢里环境那么艰苦,该怎么受得住啊。”



        孟知微急急收拾东西,孟北言有意试探:“妹夫要不要看女儿……”



        才说完,林泽尧跟避瘟神似的:“不必,我不想见这等灾星。”



        待她们离开后,林玉儿道:“等林宵宵死了,云凤就是林家唯一的千金了。”



        “林宵宵这丧门星死了才省心。”



        孟家人几乎齐齐出动了,牢头引路:“宵宵姑娘在最里面的头号天字房,平日只能我过去送饭,无人能进,所以咱们快些,不要耽搁太久的时间。”



        孟知微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天字房那是重犯住的,条件艰苦,吃喝不好,我可怜的女儿啊。”



        孟家人齐刷刷一挥小手绢,洒着泪。



        “我可怜的外甥女啊。”



        “我可怜的外孙女啊。”



        牢头:……



        用奇怪,诡异的眼神看着孟家人。



        牢头领着他们来到天字房,开了门。



        孟家人刚要嚎,张大的嘴呆住,整个一目瞪口呆。



        原以为会看到黑了骨秋,埋了骨汰,满身伤痕的宵宵。



        可……



        原本黑黢黢,暗无天日的牢房整洁明亮,还挂着小动物嬉戏的水墨画。



        地上铺着水貂绒的毯子,床是金丝楠木的,饭桌是檀木的。



        硬了咕咚的墙上还开了个窗子透气。



        许是才吃完午饭,桌上的’残羹剩饭’还未收拾,但仍能隐约看出菜品。



        金丝燕窝。



        黄焖鱼翅。



        佛跳墙肉泥。



        蟹肉虾饺。



        牛奶桂花羹。



        顺着小家伙沾满油花的嘴看去,再往下看,诶?衣裳的扣子怎么撑开了?



        胖了?



        坐牢坐胖了?



        正翘着小腿儿躺着打嗝的奶团子看到家人来了,先是一怔,随即鲤鱼打挺跳起来,跑到孟知微跟前,抱着她的腿,干打雷不下雨:“呜哇哇,娘哇,泥总算来……嗝……救宵宵了,宵宵,吃不饱睡不好,都瘦了。”



        孟家人:……沉默了。



        这时,牢头进来了,殷勤的啊喂:“您吃好了?”



        牢头蹲下来,给奶团子擦嘴,擦手手,又把屋子,哦不,牢房收拾了一遍,这才端着饭碗出去。



        奶团子尴尬的笑笑:“娘亲,叔叔,好善良啊。”



        【秘密被娘发现了,被外祖父他们发现了,难道我说我会变魔术?】



        孟知微他们挺尊重孩子的,让她有自己的秘密:“是宵宵讨人喜欢。”



        从牢房出来后,孟家人擦擦不存在的眼泪儿:“宵宵这孩子比我们想象的聪明。”



        “何止是聪明,简直是小神童。”



        “有宵宵,咱孟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小妹,可别告诉林家。”就林家那些个吸血鬼,若是知道宵宵峰回路转,有这些待遇,指不定怎么吸血鬼呢。



        孟知微点头:“恩,他们把林玉儿当成灵女,把她生的孩子当成神灵转世,迟早会有后悔的那日。”



        “我啊。”孟知微笑笑:“才不当恶人,不戳破他们的好梦。”



        孟知微故意揉红了双眼,林家人看到她这幅样子便知道那孩子不中用了。



        夜深人静,门窗紧闭,适合作奸犯科。



        皇上在龙床上昏昏欲睡,照大师的话说,早午晚都要驱一次邪。



        大师驱邪的时候,少让旁人在,免得打扰大师清修。



        太监们都在殿外守着。



        作完法的大师来到隔殿,一眼瞧见穿着半透明宫裙的白妃。



        大师卸去一本正经,眼睛欻欻冒着绿光,不安分的手摸了上去:“香香美人啊,光是闻着,就让我心猿意马了。”



        “死鬼,皇上还在呢。”



        “他,不是让咱用符弄晕了。”大师满脸的不屑:“哪怕啊,咱把这地摇塌了,他也醒不过来。”



        律动响起,忽然砰的一声,屏风倒了。



        明晃晃的灯笼照在他们赤条条的身上。



        皇上阴沉威杀的脸映入他们眼帘。



        吓得他们腿都软了,一道小小的残影咻的飞奔过来。



        皇上忙遮住林宵宵的眼睛。



        小家伙还挺不乐意,跺着小脚,想到看的话本子,嚷嚷着:“白,白狐狸和狂徒颠颠疯疯不鸡道天地为何物哇。”



        “皇上饶命,是,是这贱人勾引我啊。”遇了事先撇清关系。



        奶团子嚷嚷着要去叫人。



        皇上惊得手腕子一抖,他可不想让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他被戴了绿帽子。



        拍拍手,一道轻飘飘的身影飘了过来,跪在皇上面前。



        “处理掉。”简单的三个字。



        皇上吩咐后,一手抱起团子,一手捂着奶团子的眼睛。



        压抑的闷哼响起,挣扎声戛然而止。



        人被拖了出去,皇上和小团子大眼瞪小眼:“亏的朕听了你的劝,及时悔悟,不然啊,便被坑死了。”



        奶团子拍拍他的腿:“看在窝坐牢时,泥打点窝的份儿上,窝送给泥个礼物……”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