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在线阅读 - 第71章 窝,在给泥的药材唱摇篮曲哇。

第71章 窝,在给泥的药材唱摇篮曲哇。

        小奶豆盘腿坐在凳子上,还挺精,找了个背风的地儿。



        听有人说话,仰起红柿子的小脸,眼毛又长又密,一忽闪,萌的像娃娃:“窝,在給泥的药材们唱摇篮曲哇。”



        “宝宝睡哇,宝宝睡,宵宵拍泥睡。”



        谷王眼瞅着她每唱一句,药材哗哗倒了一片。



        谷王着急去捂她的嘴:“别,别唱了,快别唱了。”



        肉包呲牙咧嘴吼了一嗓子。



        “宝宝睡……”



        扑通,谷王跪了下来,冷风吹干了他的泪,脸都拧成大苦瓜了:“小祖宗,你是我爹,是我爷,是我老祖诶,别唱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这天下能人多啊。



        他今儿个算是碰着硬茬子了。



        小奶豆忽闪着大眼睛,小手捏捏嗓子:“嗨呀,唱得窝嗓子有点渴辣。”



        谷王麻溜利索儿爬起来,颤颤巍巍地用双手捧着一杯水走了过来:“小祖宗,来,喝水。”



        小奶豆喝了口,咂巴咂巴嘴。



        谷主搓搓手:“小祖宗啊,您瞧瞧这外头天寒地冻的,要不咱进屋说?”



        “泥,让窝滚的,窝不去。”小奶豆可有脾气辣,坚决不妥协。



        谷主抽了下脸:“是我说话不中听,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小奶豆不吱声,但谷主能清楚地听到她肚子咕噜咕噜响。



        忽然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小祖宗,我们才做好饭,有能把牙弹掉的肘花,还有刚刚熏好的烧鸡,还有啊刚刚烤好的烤羊腿。”



        小奶豆的肚子叫得呱呱厉害,口水迅速流了下来,要不是擦得快,估摸着冻成冰柱了。



        奶娃娃对吃的定力简直是零蛋。



        吸溜一下:“不是窝想……次的,是泥……非让窝次的,窝素个有礼貌的小孩,不能拒绝泥。”



        见她松动了,谷主心里大石头这才放下,一张脸都笑成褶子了:“是我求您来的,求您吃好喝好啊。”



        “窝,累了。”



        谷主可有眼力见了,背对着奶豆子蹲了下来:“您上来,我背你。”



        到了屋子里,吃饱喝足的小奶豆这才想起大哥哥他们:“泥,把山下的……”掰着手指头数:“几个大锅锅请上来。”



        “好咧。”



        行之看着小公主待遇的宵宵,默默在心里伸出一根手指。



        “泥,唆实话,窝,让那些花花草草睡醒。”小奶豆坐在高塌上,俩萝卜般的小短腿一晃一晃的。



        “我说,是林家的大少爷让我这么做的。”



        小奶豆勾勾手指,谷主乖乖把耳朵凑了过去。



        谷主答应后,小奶豆迈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步子去了园林,拍拍地:“起床啦,起床啦,不许碎觉辣。”



        刚说完,那些药材们争先恐后的生长了起来,比以前还要生机勃勃。



        谷主抹了把汗,幸亏没一步错步步错哇。



        他亲自把人送了回去,才叫开了林家门,便瞧见林松风迎面走了出来。



        他仔细瞧了瞧眼前的人,心里纳闷,他们怎的一起回来了?



        转念一想,谷主配合得太好了,竟亲自上门讨伐他们。



        人被请了进来,林松风佯装愁容:“谷主,是不是他们没能把名贵药材种子送到贵谷?您放心,我会告知镖头和官府,让他们严惩的。”



        林老夫人撇撇嘴,满眼轻蔑:“一个奴才而已,武功比试得了第一,说不准啊,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林泽尧点头:“任务失败,丢的也是林家的脸,还不如让松风去。”



        没一会儿,管家领着垂头丧气的镖头和威武的京兆府尹来了。



        府尹大人肃着脸,让衙役抓了林松风,得意微笑的他瞬间僵住:“为什么抓我?”



        “药王谷谷主大人状告林松风,于镖头联手污蔑陷害行之公子弄丢了名贵药材种子,并在镖箱里放了很多毒物试图谋害他们。”府尹大人道。



        谷主把银票还给他们:“我药王谷声誉清廉,断断不能跟你们同流合污毁了一个好少年啊。”



        林松风吐血,所以你就要毁了我这个少年。



        人被带走后,林老夫人和林玉儿相继晕倒。



        林家才消停一阵子,便又开始为林松风奔波了。



        林家人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好好的计划怎得就失败了。



        谷主和他们也是老熟人了,怎么就变卦了。



        谷主内心os:宵宵是我爹,我跟你们不熟,勿care。



        林家的气压低沉沉的,林云凤蹲在地上,把她夏天攒的一罐子蚂蚁统统倒出来,然后用小锤子用力的砸蚂蚁尸体。



        空中散发着酸臭的味道,林云凤诡异地笑着:“大哥是武曲星,朝廷是不会对武曲星那么残忍的。”



        “让崔慧动用她家的关系。”



        “现在,大哥是崔慧的儿子,她不管谁管。”



        崔慧家是丞相,朝廷内外的关系到是挺硬的。



        宵宵知道这件事后,呲着小米粒的牙一乐:“让他们找去。”



        林松风不该在这时候毁灭。



        还没到时候呢,先让他蹦哒几天。



        过了几天,林松风终于出来了,但被勒令給行之道歉。



        他不情不愿地道了歉,又故意压低声音:“小奴才,不要以为你赢了,你会被我永远踩在脚下的。”



        奶豆子在旁边听着,忽闪着大眼睛。



        【我准备了大大的惊喜等着你呀。】



        在牢房住了几日的林松风浑身疲惫,只想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睡上一觉。



        奶豆子骑着肉包在林松风房间对面的树根下,抻着脖子看热闹。



        “五,shi,山,二,一!”奶豆子掰着手指头数。



        吭哧瘪肚数完了,正正好听到林松风的尖叫声。



        他像只上窜下跳的鸡’咻’地冲了出来。



        俩手还捂着不可描述的前边,橘皮的脸抽抽地跟几十年的老陈皮似的,嘴喔喔的:“他娘的,是谁在我床塌上放了毒蝎子毒蜈蚣。”



        那些毒东西,竟然冲着他的某处咬。



        他跪了下来,把所有人都吵吵过来了。



        林松风朝林泽尧伸出手:“爹,哦爹……救我,不然我要断子绝孙了。”



        林泽尧的眼皮子突突直跳:“快,快去请郎中。”



        小奶豆子自告奋勇,热情善良地举起小爪爪:“窝,窝去,窝去请……”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