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在线阅读 - 第88章 寒族余孽道长欠债黄金千万两,牢房踩缝纫机

第88章 寒族余孽道长欠债黄金千万两,牢房踩缝纫机

        道长飞着胡须训斥:“什么不好,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



        道童快哭了:“宫外,四朝钱庄的庄主点名找您。”



        边嘀咕着’找我作甚’,边往外走。



        见皇上不动弹,小奶豆急得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仰着小脑袋,薅着皇上的缎靴,小身子闪出去大半,直楞楞的只蹦一个字:“走,走。”



        【有热闹不看王八蛋,皇上怎么一点不懂生活的乐趣。】



        她急得直噤小鼻子,皇上忙抱起小奶豆,捏捏她q弹的小肉脸:“要看热闹?”



        “要!”答的噶嘣溜脆,毫不犹豫。



        皇上抱着小奶豆走过御花园。



        抱着她跟抱个喇叭似的,这小玩意瞅着谁都一招手:“走,看戏。”



        “走哇,宵宵,请看戏。”



        “来。”



        皇宫门口,四朝钱庄的庄主对皇上问了个礼。



        对道长挺凶的,拿出一张纸:“说好的,三日还清一千万两黄金,速速还来。”



        啥玩意?



        都给道长吓哆嗦了。



        “庄主,你搞错了吧,是大朔皇上欠的啊。”



        “自己看。”



        道长接过来,不管是自己还是名字,又或是手印印玺全都是道长的。



        他脑子瞬间懵了:“怎么会,怎么这样!”



        想到什么,啪的把信纸丢给皇上:“是不是你干的。”



        皇上主打一个听不懂:“还不起就污蔑朕?你这可是欺君之罪。”



        又扒眼看信纸上内容,恍然:“好啊,原来你是寒族的余孽,你对朕隐瞒了身份,还妄想污蔑朕!朕绝不轻饶!”



        道长哪儿想到一向顺溜的他竟遭遇了滑铁卢啊。



        眼瞅着身份瞒不住了,道长也不藏了,眯起阴森的眼睛,威胁上了皇上:“大朔皇上,我劝你不要得罪我,你的皇族,你的江山,你的京城可是被我施法施咒了,如若没有出马,明年你便会暴毙,你的江山百姓朝臣便会变成另一幅让你惊恐的面容。”



        “你……”故意顿了顿:“难道不怕么。”



        想到宵宵说的他的短寿元,皇上总算知道是谁在动手脚了。



        有了宵宵,万事不愁。



        他一甩袖子:“你在威胁朕?朕偏不信。”



        说罢抱着宵宵朝里走去,这道长也臭不要脸的跟了上来。



        边跟边威胁:“你的御书房便被下了咒,只要你进去便会昏迷不醒,不信你就试试。”



        【走,皇上伯伯,没事给他走两步。】



        听了小奶豆的话,嘿还别说,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



        嗖嗖嗖,脚下生风,走得超快。



        吧唧,书房门关上了。



        道长敲:“开门啊,快开门呐,你别躲里面不吱声,快开么。”



        门忽然被打开。



        诶?没人?



        大腿被拍了拍。



        低头一瞅。



        道长的脸色发白,瞪着眼睛,张大嘴巴,都觉得舌头不会动了。



        想叫唤,吓得根本叫不出声。



        吓,吓大劲儿了。



        小奶豆吧,挺天赋异禀的,除了吃喝睡要钱方面,在画画上格外有灵气。



        在宫里这两天,小奶豆就琢磨着以毒攻毒,以邪驱邪。



        她绞尽脑汁,想起之前人类的话本子里有个叫面具的东西。



        她搞了个面具,画了个僵尸,为了逼真,还趁御厨杀鸡的时候,搞了些鸡血涂在了上面。



        这算啥,面具上没有黑眼珠的大眼睛上沾了个活的,来回扭动的小虫子。



        这面具直接吓尿了道长。



        小奶豆被他吓抽抽的样子,惊得后退了一步。



        “昏迷不醒的是泥哇。”



        御卫们把人拖了出去,四朝庄主还等着他还钱呢。



        道长抓住小道童的手:“我被那老登坑了,你家做生意的,你家不是有钱么,借我。”



        提到这茬,小道童扑通坐在了地上,哭得跟李三娘似得:“道长啊,我家也不知道怎么地,一夜之间破产了哇,那小孩邪,忒邪。”



        道长被四朝庄主带走了。



        很快,这件事被林玉儿知道了。



        正美滋滋喝燕窝的她,把碗都摔碎了。



        耳朵里好像钻了无数只蜜蜂:“什么?道长被抓了?不是让他去坑皇上么。”



        林泽尧闭了闭眸,脑浆子好像被煮了,欻欻地直冒泡:“被坑的是他,他没钱,四朝庄主卖了他的道观,抓了道观里寒族的人,还没收了大量的金银珠宝。”



        “寒族聚集在各个地方的道观,及金银珠宝都被没收了。”



        扑次,承受不住打击的林玉儿吐出了一口血。



        她的道观啊。



        她培养的心血啊。



        就这么一哆嗦的,没了啊。



        道长的事传的七七八八的。



        小奶豆觉得宣传的力度不够大。



        撺掇着皇上做了好多报纸。



        名为《皇家晚报》。



        “皇桑,窝帮泥宣传,泥再给窝金子。”小奶豆美其名曰宣传费,人力劳力费。



        她披着小红斗篷,斗篷两边当啷着两毛球球。



        斜挎着个立体小老虎形状的小包包,小包包里塞着《皇家晚报》,骑着小肉包满大街乱蹿。



        “啦啦啦,啦啦啦,窝是卖报的小行家……”



        “一个铜板一个报。”



        “卖报啦,独家新闻。”



        一个铜板也不贵,没一会的功夫,小奶豆的包包都空了。



        小奶豆拍拍空空的包包,空空的肚肚,咂咂嘴:“靠自纸赚钱,真快乐。”



        她用赚来的钱钱买了个赛脸大的包子,一个冰糖葫芦,一个糖画还有酥掉渣的饼子。



        边吃边回了林家,正巧看见林泽尧林玉儿他们神色凝重的往外走。



        小奶豆乖巧的问:“泥们,是要去买报纸嘛。”



        “现在都卖光光了哦。”



        “不过……”小奶豆神秘兮兮的拍拍包包:“窝,还有一个,特意给泥闷留的。”



        说着小奶豆把报纸掏出来递给他们,伸出一根小肉手指:“只,要一个铜板,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林玉儿拿过来一看。



        《寒族余孽道长欠债黄金千万两,牢房踩缝纫机还债?》



        《嫌钱多?请道长家中坐,保你兜兜比脸都干净。》



        林玉儿气血翻涌再次晕了过去。



        小奶豆吓得后退一步:“泥,泥别讹窝啊,窝,没钱!”



        林玉儿瘫床半月,林河星发配苦寒之地,林家那叫一个萧条。



        这等萧条的气氛下,林松风压根无心练武。



        于是,拿剑的手端起了酒瓶子。



        小奶豆在他墙根下挖了个洞洞,竖着耳朵偷听,小表情一惊一乍的。



        “啊,他要酱紫酿紫?”



        “啊,完了完了,窝又要……”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