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在线阅读 - 第117章 一个矮饭桌,几个破凳子,就这还分主位呢?

第117章 一个矮饭桌,几个破凳子,就这还分主位呢?

        皇上的圣旨下来后。



        皇族的或是世家的人类幼崽们都哀嚎。



        享惯了福,谁乐意受苦。



        林云凤也在家里骂骂咧咧。



        唯有……林宵宵。



        她甩着小短腿,一趟趟的出出入入。



        “拿小铲子。”屋里没有,院里没有,幼崽跑到园丁叔叔那边,讨了一个。



        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幼崽心满意足的坐在地上,还舒了口气。



        她盘腿翻着小包袱:“铲子、小桶、剪子……嗯,都带齐了。”



        把小包袱的带带系成了蝴蝶结,巴着窗沿见夜色已深,乐得跑到床上,小腿伸直:“已经天黑啦,马上就要到明天啦,明天就可以种地去啦。”



        孟知微和两个儿子对视一眼。



        女儿(妹妹)好像很喜欢去种地。



        早上,天才蒙蒙亮,宵宵便睡不着了,自己笨拙的穿好了衣裳鞋子,乖巧的手托脸脸坐在门槛上。



        导致孟知微他们睡醒出来时,差点踩着小奶豆。



        “宵宵你坐这儿干什么?”



        奶豆子仰着嫩生生的小脸儿:“再等马车来接我去种地。”



        孟知微:……



        把小家伙抱起来喂了饭,把穿反的裤子和鞋子重新穿了一遍。



        小奶豆盯着自己在袜子里乱动的脚趾,露出恍然大悟的小表情,挠挠小脑袋:“难怪窝走路走不快。”



        朝廷派出的马车陆陆续续接了许多小孩。



        奶豆子上了马车,从包袱里掏出小毯子,脱了鞋子,往座上一盘。



        路途遥远,还是先睡一觉吧。



        林宵宵是被人类幼崽们的尖叫声,哭嚎声惊醒的。



        顶着呆毛,睁着惺忪的睡眼:“狼来了吗?”



        掀车帘,发现没有狼,而且到地方了。



        奶豆子高兴的眯起眼,把包袱打斜挎在身上,背着身,慢腾腾走了下来。



        伸着胳膊腿儿,深深呼吸:“山里的空气太好了。”



        村里的里正屁颠屁颠来了:“都是城里的娃娃,能受得了苦么。”



        “村里孩子咋过,他们咋过。”太监总管道。



        他翘着兰花指:“皇上可是说了,最后可是要评选的,评选出三家,这三家农户的孩子可以去相对应的城里孩子家中体验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可以享受城里,皇族的资源,机会难得啊。”



        里正听着眼睛都亮了。



        他们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百姓。



        这机会实在太珍贵了。



        保不齐能翻身呐。



        里正数了数,幸亏孩子不多,一家分上三两个孩子便够了。



        林宵宵林云凤和八皇子被分到了一家。



        这户农家是一对夫妻外加爷爷奶奶,有个小孙子小孙女。



        他们住的虽然是砖房,但明显能看出有许多残缺的破烂砖。



        院子不大,特意腾出一排,里面养了些鸡鸭,还有两头猪。



        林云凤嫌弃的捏着鼻子:“好臭啊。”



        八皇子倒是没有直白的说出来,不过趴在边上干呕了几下。



        农户们撇撇嘴,寻思,这城里小孩真矫情。



        “这仨娃真俊,快进来。”



        八皇子跟农户的小孙子方正住一个屋。



        林宵宵来了个举一反三:“那我们跟你们的小孙女一起住?”



        农户奶奶咂了下嘴:“你们尊贵,哪儿能跟破烂货一起住。”



        “你们和我儿媳妇一起住。”



        农户奶奶和老头子还有儿子一起住。



        因为破烂货这仨字,让林宵宵抬起小脸看了农户奶奶一眼。



        不喜欢她。



        不是好人。



        这是小奶豆心里对她的定义。



        家里特意收拾过,奶豆子把自己的包袱放在角落里。



        一个小胖子冲了进来,没教养的把脏手伸向包袱。



        奶豆子反应也快,在他即将摸到包袱的时候,狠狠的打了他的手。



        她劲儿大,疼得小胖子哇哇大哭。



        这哭声把小胖子家里人都招来了,把奶奶心疼的啊:“咋了咋了,我的乖宝孙。”



        “她打我。”小胖子方正指着林宵宵。



        “因为泥手贱,碰窝东西。”



        林宵宵盯着方正,他差不多七八岁,正是狗嫌猫厌的年纪。



        他的脸很大,像一张大饼子,然后随便用黑豆点了几下当五官。



        他穿衣裳很邋遢,袖口都是黢黑黢黑的,裤裆都快耷拉地了。



        他下巴一抬:“这是我家,你住我家应该给点见面礼。”



        农户奶奶骄傲的附和:“对,我大孙说的对。”



        林云凤忽然紧张了,用手杵林宵宵:“人家说的对,你别那么抠,藏了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



        林宵宵照样拍掉她的手,嫌弃的看她:“长了一岁,你变蠢了。”



        林云凤:……等着她被为难,要狠狠的看她笑话。



        林宵宵不慌不乱:“窝小,但是窝不傻,窝们来泥们村是給了银子的,泥们贪得无厌?”



        她作势往外走:“送窝们来的人还没有走远,窝们换一个村子,泥们把银子还给窝们。”



        农户奶奶一下急了,分给每家的银子可是够他们好几年的生活费的啊。



        顶着满脸的褶笑:“啊哈哈,误会了不是,我大孙什么都不懂。”



        林宵宵看着她:“不要跟窝倚老卖老。”



        农户奶奶一噎:……



        安顿好,便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对着门口的地上,摆了一张很矮的桌子,四周围着矮矮的,长得畸形的凳子。



        农户奶奶叫家里人出来吃饭,也认识认识这些贵客。



        吱呀,和墙融为一体,极窄的小破木门里走出来一个小女孩,瘦得吓人,也不看人,浑浑噩噩找了个椅子就坐下了。



        她才坐下,农户奶奶一脚把她踹地上:“没眼力价的赔钱货,这是主位你,是你爷爷坐的地方,你坐什么坐!”



        小女孩被踹翻,疼得咧咧嘴,也不敢顶嘴,爬起来局促的站在一边。



        小奶豆眨眨眼,看看矮桌子,眼睛撑大:“这,也分主位?”



        奶豆子拉过小女孩,让她坐在自己旁边。



        小女孩弱弱的,小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昏暗的烛光下,奶豆子看清了小女孩的样子,怔了怔,觉得她很眼熟。



        挠挠脑袋,但是忘记在哪里见过了。



        人都是自私的,农户得了银子也不会给外人花出去。



        晚饭很粗糙,难以下咽,但对小胖子很好,给他用厚厚的油煎了一颗蛋。



        小胖子刚要夹蛋,农户奶奶拍开他的手,给八皇子夹了过去。



        小奶豆挡住八皇子的盘子:“窝表哥不要。”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