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打奶嗝吐心声全家炸了全京城在线阅读 - 第278章 泥怎么随便大小便啊

第278章 泥怎么随便大小便啊

        王晴对她的回答充满了惊愕:“你知道下了药还敢吃!”



        脑子怕不是有什么大病吧!



        奶坨坨穿着橙色的裙衫。



        脑袋上分别绑着俩深绿色的蝴蝶结。



        乍一看,就跟秋天丰收的大南瓜似的。



        大南瓜·宵宵晃着小短腿。



        拿在左右手里的糕点都吃不过来了。



        她来了个猪八戒吞人参果。



        (*⊙~⊙)噎的她跟个小金鱼似的,忙灌水顺了下去。



        她后怕的拍拍小胸口“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差点当个噎死鬼儿。”



        又学着夫子训人的口吻:“泥好没礼貌,在别人吃东西的时候打扰别人。”



        王晴:……



        她真是快被气笑了。



        这肥丫头怎么不怪自己吃东西没出息呢。



        “窝知道泥在好吃的里面下了真话药。”



        她耸耸小肩膀:“泥不用那么麻烦的,不用真话药,窝也跟泥说实话。”



        又小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掺了药的糕点都不咋好吃了呢。”



        王晴打小生活在斗争中,很少遇到一根大肠通到底的人。



        哆嗦着嘴唇:“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泥想问,泥夫君是不是在窝这里。”



        奶坨坨都不用她追问,来了个几连炮回答。



        “泥夫君是在窝这啊。”



        “窝还等着泥来找我呐,可泥好笨,居然没发现。”



        “窝等不及啦,只好主动送上门了。”



        王晴嘴角抽抽。



        主动送上门这词儿是这么用的?



        “跟我走叭。”她拍拍小手。



        王晴觉得这狗小孩有点邪门,她揣了一个包袱,里面都是各种符。



        以备不时之需!



        王晴跟着林宵宵来到宅子,她的呼吸都重了。



        “你一定很熟悉这里,是你和你夫君在这里做的怨童魂官财桩。”



        “想不想看看那俩惨死的小孩?”



        林宵宵小手一摆,正玩陀螺的俩魂童姐妹飘了过来。



        她们见到王晴比见到孟风还要激动。



        身上的魂光都炸开了,呼啸着浓郁的阴风。



        “我记得你!是你害死了我娘亲!”



        “你杀了我和妹妹!”



        两姐妹对着王晴疯狂的捶打。



        “啊啊!你们这两个小孽畜怎么出来的!”王晴边用手挡,边掏符对付它们。



        可甩出去的符跟白纸一般,一丁点儿作用都没有。



        “怎么,怎么会这样。”



        奶坨坨掏出一沓符纸,故意气她:“泥要这个?泥的好像不好使?窝借给你?”



        见王晴下意识伸出手,奶坨坨又特别气人的抽回小手:“窝不借!窝小气!”



        “你要干什么!让她们放过我!”她觉得皮肉都被撕开了。



        得到眼神示意,俩姐妹放开了王晴,像左右护法似的飘在林宵宵两侧。



        “先让泥康康泥夫君。”林宵宵前头带路,用灵力推开了棺材。



        原本温润和煦,风华正茂的孟风,眼下像个乞丐。



        蓬头垢面,衣裳凌乱。



        隐隐还有臭味,棺材壁上还有污物。



        奶坨子嫌弃的咔咔咔往后退了好几步,捏着小鼻子,说话嗡里嗡气的:“泥,泥怎么随便大小便啊。”



        孟风的脸青白交加,满脸的窘迫,他朝王晴伸出手:“王妃,这小畜生太邪门了,她什么都知道了!还破了我们的官财桩,放走了那俩小鬼。”



        “我看到了,王爷。”王晴道,她又不瞎。



        “王妃,她要那俩小孩多余的魂,你还给她,本王想离开这破地方,本王遭不住了啊!”



        王晴闭上眼,男人就是个废!



        “王爷,我不知道什么两缕魂。”那可是她的后路。



        孟风怔了下,很快反应过来王妃的意思,他干脆当起了无赖:“小孩儿,听见没,你要的东西我们没有,我可是王爷,劝你放了我,不然事情闹大了有你好果子吃。”



        林宵宵不理会他的威胁,反倒是说了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孟风王爷哇,虎毒还不食子呢,泥好狠的心呐。”



        王晴眼底闪过震惊心虚之色。



        她下意识去看孟风,就发现孟风眼露迷茫:“你这话什么意思?天王老子都知道本王无子!”



        林宵宵把在空中玩「拉大锯扯大锯」游戏的俩童魂姐妹薅了过来,怼到孟风面前。



        “这就是你的两个女儿。”



        “你说什么!!!”孟风张大嘴巴:“怎么可能!本王怎么不知道!”



        他什么时候种的种子!



        “那就要问问泥王妃啦。”



        王晴炸了,声音高的都能把房顶掀起来:“问我做什么!”



        林宵宵从不按套路出牌,不答她的问题,不自证,反问她:“泥,是不是生不出娃娃的石女啊?”



        这可等于把刀子使劲儿往她刀子上桶,她猩红着眸:“你放屁!我那是不想生!”



        “泥有个孩子,而且是可聪明的男娃娃,可是就在你杀了这两姐妹之后的不久,你的娃娃没有啦!”奶坨坨看她情绪越来越激动,满意极了:“因为你把这两姐妹的残魂随身携带了啊,你如果没带在身边,你的娃娃也不会死掉。”



        “泥带吧,带了就断子绝孙啦。”



        王晴心里的弦瞬间崩了。



        她在身上抓来抓去,掏出一个贴着隔绝符纸的锢魂瓶:“啊啊啊!贱人!我就说雨蝶是个贱人!她勾引走了我的夫君,还敢生下小野种,我好不容易把那贱人杀了,把小野种弄死了,那贱人竟敢指使她野种的魂魄害我的孩子!”



        想击垮一个人的心理防线,必须攻击她最薄弱的地方。



        这不就成了么。



        孟风耳朵嗡嗡的:“你说什么?雨蝶怀了本王的孩子?你不是说雨蝶得了腹水隐疾死了么!你这个毒妇!”



        “哈哈哈……”王晴疯癫的笑:“毒又如何!你不是口口声声爱那个贱人么!那怎么没陪她一起死!怎么认不出这俩孩子是你的骨血呢!”



        “我看你很享受你亲生骨血做的邪术嘛。”



        王晴厉血的眸刺向俩魂童,掏出桃木剑:“俩小贱人!你们下去陪你的贱娘去吧!”



        俩魂童的魂魄已经完整了,怨气也直冲云霄。



        它们倏地朝王晴缠去,只见王晴无力的丢下桃木剑,身子被童魂的怨线勒断了好几截。



        “王妃!”孟风捏着拳,悲叫着。



        奶坨坨忽然看向他:“她死啦,你一定很高兴!因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