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抗日狙击手在线阅读 - 555.再会,兄弟

555.再会,兄弟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抗日狙击手    !

        1945年1月中旬,中国驻印军攻略南坎后,日军第五十五联队残部退据南坎公路沿线两侧山地及南坎南面老龙山区既设工事;由芒市(现潞西)、遮放撤退的日军第五十六、四十九师团残部,则分据芒友、丹巴山、南巴卡等处既设阵地,企图阻滞远征军前进。为迅速打通中印公路,驻印军新三十八师奉命进攻芒友,新三十师主力则奉命肃清南坎及老龙山之敌。21日新编第三十八师攻占芒友外围据点苗西、闹阳、曼伟因,同日以一部攻占南拉及四五六一高地,多次击溃敌之反扑,并于23日攻占丹巴山;另一部于22日突击到瑞丽南岸的木遮,与驻滇远征军第一一六师取得联系。随后驻印军与远征军合力围攻芒友,激战两昼夜,于27日攻克芒友,全歼芒友日军2000余人。28日中国驻印军、滇西远征军及盟军在芒友隆重举行会师典礼,中印公路遂完全贯通。

        会师典礼结束之后,罗月松和冷酷仁带领的两支侦察部队已经完成了远征使命,两人分别向孙立人将军和霍揆彰总司令提出了申请,申请率队回国归建。两人没有想到的是,两位长官在滇缅战场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都爽快地批准了申请。

        出征的时候,两支侦察队是坐着同一架运输机来到的战场,返回的时候,两支侦察队也是坐着同一架运输机。当飞机降落在了第五战区的百花山机场的时候,也是两队的兄弟们要告别的时刻。

        “罗队长,李总司令给你的兄弟们安排了两辆卡车,还给你安排了一辆吉普车,新四军第五师还是身处敌后,一路上你们还得小心啊。”冷酷仁站在吉普车边,紧紧握着月松的手说。

        “第五战区抗战的任务还很重,鬼子在太平洋战场和滇缅战场都吃了大亏,现在日军正在计划着进攻第五战区的地盘,你这个中校,后面还有很重要的任务要去完成啊。”月松握着冷酷仁的手。

        “不管走到哪里,我们都是最好的兄弟。”冷酷仁说。

        “麻人不麻人啊?好兄弟,还用说?不过亲兄弟明算账,等到了卡车走不了的地方,这卡车和吉普车你们还是开回来,到了大别山里面,这些车辆我们作战的时候也很难用得上。”月松说。

        “行,听你的。”

        “那好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此作别。”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一路保重。”

        “立正!”李副官大声喊着,冷酷仁和兄弟们一起立正敬礼。

        “敬礼!”彪子带着兄弟们一起立正敬礼。

        就在这依依不舍的别离时刻,或许是瑛子的职业病又犯了,或许是瑛子不愿意看见月松跟着兰丹枫他们再次回到新四军中去,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瑛子突然站出来,指着孙仁先他们几个说:“罗队长,孙排长他们不应该跟着你们走,他们是国军的士兵。”

        冷酷仁一听到瑛子的话,马上知道情况不妙,上前就拉着瑛子,小声说:“这时候说这个,你别把月松惹得发飙,你又不是不知道,月松发飙了不管不顾的,你不是要害了他吗?”

        果然,月松一听到瑛子的话,脸色马上阴沉了起来,也不回答,对雷航说:“命令新四军第五师特战队全体兄弟,立即登车。”

        “是,队长!”雷航得到命令,马上组织兄弟们开始登车。

        “站住,孙排长他们不是你们特战队的,必须留下。”瑛子甩开冷酷仁的手,冲了过去。

        “孙排长和他的侦察排的兄弟在第一次远征大溃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他的部队也散了,你说,他属于哪一支国军部队?”月松已经要发火了,转身指着瑛子的鼻子尖问。

        “我不管他们属于哪一支部队,总之他是国军部队的,不是新四军的,就不能跟你走。”瑛子说。

        “哼!”月松哼了一声,“既然不知道属于哪一支部队,既然是我从缅甸把他们救回来的,那他们就属于我新四军特战队的,是不是啊,孙排长?”

        “是!”孙仁先答应一声,又向胡军他们使眼色,“报告队长,以前的我们已经死了,现在的我们跟着新四军特战队一起打鬼子去,兄弟们,你们愿不愿意啊?”

        “愿意!”兄弟们齐声答道。

        “好,上车!”月松大声命令道。

        “站住,我看谁敢走?”瑛子气急败坏,居然掏出了手枪,指着孙仁先。

        月松转身走到瑛子面前,直接把自己的额头盯着瑛子的枪口,说:“开枪,来,开枪,你开枪啊!”

        “哎呀呀呀,干什么呢,新四军也好,国军也好,接下来的任务还不是打鬼子,你们两个犟劲,怎么就又怼上了呢,把枪放下。”冷酷仁赶紧来劝和。

        “不放,就是不让他们走。”瑛子眼睛里喊着泪水。

        “杨瑛中校,枪口不是用来对准自己人的,放下!”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从吉普车上走下来的一个中将身上。

        “敬礼!”冷酷仁喊了一声。

        在场的兄弟们全体向中将敬礼,瑛子也把手枪放进了枪套里,立正敬礼。

        “罗队长,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回到新四军之后,要戒骄戒躁,再立新功。”中将对罗月松说。

        “是,将军!”

        “好,出发吧。”

        “是。”月松向中将和冷酷仁他们敬礼,转身上了吉普车,“出发!”

        当汽车开出了机场的时候,兄弟们回头,看见了冷酷仁、杨瑛还带着兄弟们站在机场上,目送着特战队的车队慢慢离开。

        “队长,那个中将是谁啊?”雷航忍不住问。

        “谁啊,瑛子他爹呗。”月松答道。

        “啊?他爹都是中将了啊?”兄弟们都感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