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唐仙医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打赌(为盟主谜一样的武哥加更)

第六十一章打赌(为盟主谜一样的武哥加更)

        清神符化作一道金光,瞬间没入老夫人额头之中不见了,只留下一点点灰烬,飘落在床上。

        张小霖用手按住她的百会穴,一丝丝灵气透入经脉,滋养着老人的神魂。

        不一会,老夫人的眼睫毛动了两下,手指也跟着抖了一下,随着一声叹息,老夫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老夫人,您醒了?感觉怎么样?”

        “感觉做了个好长的梦,这个梦真的好长呀。”

        “嗯,那就好,醒了就好,这样,您刚苏醒,还很虚弱,来,您闭上眼睛,我给您调养一下,我不叫您,您千万不能睁开眼睛,记住了吗?”

        “好,我听你的。”

        “好,闭上眼睛,放松,放松,不能做声,手脚也不要动。”

        张小霖一边轻轻的念着,一边用手从她的头顶一路按了下来,手三阳经从头顶直达指尖,足三阳经从头顶直达足尖,头为诸阳之会,头上的经脉全部是阳经,因此,张小霖手中的灵气,很容易从体表渗透进入经脉之中。

        灵气对人体经脉和组织的作用是巨大的,不光是滋养,还能使其重新焕发生机。

        正在聚精会神的治疗,忽闻门外有人喧闹,张小霖的治疗已经完成了,便静下心来调息,一边用神识扫了一下外面院子里,一看,还真有趣,居然是付大夫带着几名年长的大夫过来了。

        徐长风一看,急忙迎了上去:“哎呦,这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快快有请。”

        “听说你们又请了大夫过来给老夫人就诊?“

        ”这个,是,是的。“徐长风见付大夫的样子,似乎来者不善,有点慌乱道。

        “你懂不懂规矩呀?老夫人一直是我回春堂在医治,之所以五年了还没有仙逝,正是因为吃了我回春堂的药,你现在未经我回春堂授意,竟然私自延医诊治,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与我回春堂无关。“

        ”是,这当然怪你回春堂不得。“徐长风急忙回应道。

        ”另外,你既然不把握回春堂放在眼里,那么,拖欠我回春堂的两百贯药费,是不是也该结一下了?“

        ”哎呀,付大夫,药费不是五十贯吗?怎么变成两百贯了?“徐长风大惊失色道。

        ”那看,这可是你自己立的借据,今欠回春堂药款五十贯,约定一年内归还,若超过一年没有归还,药款加倍,超过两年,再次加倍归还,如三年后仍旧无法归还,以地契上的土地房产作抵,以归还欠款。“

        ”这不是还没到三年吗?“徐长风一见欠条,这么冷的天,居然满头大汗。

        ”不错,我们签订的友好协议,自然是在双方友好的前提下,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呀,对不对,现在我们也只是要求你提前归还欠款而已。“

        张小霖实在听不下去了,便吐了一口浊气,缓缓的站了起来。

        ”老夫人,你记住,现在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千万不能动,也不能出声,更不能睁开眼睛,一定要等肚子里矢气三次,方可睁开眼睛,知道吗?“

        ”什么是矢气?“

        ”哦,就是放屁,肚子里响动,放三次屁,便说明气机以畅,身体无忧了,可以醒来了。“

        昏迷病人由于卧床过久,全身肌肉松弛萎缩,包括胃肠平滑肌也停工过久,蠕动无力,张小霖这股灵气,重新焕发机体生机,胃肠平滑肌也会在灵气的促进下,加速蠕动,肠道内滞留的大量废气,也会随之排出,肠道排气,则证明一通百通,气机顺畅了。

        交代完老夫人,张小霖走出房间。

        付大夫一见,又是这个多事的小家伙,顿时火冒三丈,上次武曌昏倒在大街上,被这小家伙弄得颜面全无,这次居然自不量力,这种昏迷了五年的人,已经被我诊断为活死人了,还敢出手,真是初生牛犊啊,无知者无畏呀!

        要是这种昏迷了五年的人,还能治愈,那世上就没有活死人了!

        “这不是回春堂的付大夫吗?”张小霖一出门,便抱拳道。

        “原来是准御医张公子,张公子请了。”

        “不知付大夫今天有何贵干呀?”

        “哈哈,听说这里有人能治疗活死人之病,特地慕名前来,还望不要见怪。”

        “呵呵,无妨,也不是什么秘密,尽管参观便是。”

        “看样子,张准御医,已经治疗完了?”付大夫特地把那个准字咬得特别重,意思是你还不是御医,千万别显摆。

        “已经施了针灸之术,尚不知道效果如何。”

        “哈哈哈,要是区区针灸之术能够治疗活死人,那还要药铺做什么?”

        “针灸之术可是咱老祖宗留下的珍贵遗产,能够刺激穴位,激活身体各项机能,恢复脏腑功能........”张小霖如同背书一样,滔滔不绝的讲述着针灸之术的神奇。

        付大夫和一同前来的几名名医会大夫,如同看小丑一样,有趣的看着张小霖,心中暗道,原来是个书呆子。

        看到付大夫他们轻蔑的眼神,张小霖忽然道:“怎么?你们不相信针灸之术能够治病?”

        “相信,我们相信针灸确实能治病,但也不是那个阿猫阿狗就能用针灸治病的。”

        “什么?你们,你们怎么能骂人呢?”

        “哈哈哈,我们骂人了吗?哈哈......”几个名医会的人哈哈大笑。

        “真是气死我了,我今天就用针灸之术治一回病给你们看看,哼。”

        “你治一回?就是这个活死人吗?哈哈,你能治愈这个活死人,我们给你磕头。”

        “磕头有什么用?要不咱赌一把?”

        “赌什么?”

        “如果我用针灸之术,针病人百会、印堂、人中、天突、膻中、气海等穴,治愈了老夫人,你们不但要把徐长风欠的药款免了,还要每天过来给徐老夫人按摩两次,如何?“

        ”你多长时间可以治愈,莫非你要治上三五年,我们也等三五年不成。“

        ”这个嘛,你们说多久治愈算赢呢?“

        ”当然是今天之内,老夫人如果醒了,就算你赢怎么样?“

        ”那好吧,今天之内,老夫人如果醒了,我就赢了,你们的欠条当场撕毁作废,并且,每天过来为老夫人按摩一次,连续三个月,怎么样?要不要立个字据?“

        ”这里父老乡亲上百人作证,字据就不必了。“

        ”那好,请大伙给我们作证。“

        众人一看有热闹可看,纷纷答应作证。

        付大夫看着张小霖,冷哼一声道:”既然是赌一把,那要是你输了呢?“